結婚蛋糕.jpg 今天是個好日子,同事請喝喜酒,所有的同事都有收到紅色炸彈,但是出席率只有八成,比公司喝春茗還低,大概是因為今天是週末 ,很多香港同事都返回香港了;加上內地的十一國慶假期造成某些台籍同事提前請假返台過節了,所以,擺了五桌,人數大概只有四桌的人,所以坐得很寬鬆.

不知道為什麼,公司的同事有好幾個的婚宴都是在這家酒樓辦的,至少在我進公司的兩年間,就在這家喝了三次喜酒,所以同事都開玩笑說這家酒樓是公司的特約喜宴場地.

今晚的男女主角真是男的帥女的美,而且是我在這家喝喜酒以來最正式的一場喜宴.前面兩次的同事都因為只屬於補請同事的方式,所以男女方都沒有穿上正式的禮服.今天的新郎新娘就不同了,完全比照台灣擺婚宴的方式,不但著正式禮服,也有結婚蛋糕和香檳杯塔,而且還請了男女雙方的家長過來,這真是有緣千里,男方是台灣基隆人,女方則是湖南不知什麼鎮的姑娘.

話說我收到喜帖時,有點小錯愕,以為喜帖怎麼把新娘的名字印錯了,後來同事解釋,帖子上的才是真名,而我們習慣叫的那個名字其實是女方姐姐的名字.原來,這個湖南姑娘當初進公司時根本未滿18歲,但由於她想工作,所以就借了姐姐的身份証一用,怎知這個身份一借,就借了好幾年,於是同事們都只喚她假身份上的名字.(這種現象在內地很常見,所以大家一聽原因後也就都自動諒解了)

有趣的是,今晚姐姐本人就坐在我們這桌,而我們一干同事人等在談論新娘和新郎平日在公司的一些五四三事時,卻不時提到這位姐姐的名字,那是因為我們稱新娘這個名字慣了,一時總改不了口.結果,就看新娘的姐姐不時注意到我們這些一直叫她名字的人......哈! 很怪對吧,她明明不認識我們,可是我們卻一直提到她的芳名.

新娘子很年輕,真實年齡才22歲,新郎大她四歲,郎才女貌!但聽聞一開始時,女方的姐姐很不贊成妹妹與台幹交往,因為認為多數會被騙,不願意妹妹年輕貌美就被欺騙感情的姐姐,曾數度反對! 而女方的家長,因為沒讀什麼書,所以很聽長女的判斷,在得知女兒與台籍青年而且是自己的上司交往後,立即大力阻撓,並要女方辭去工作,想藉此拆散這對戀人(因耽心女兒會不小心被告成為破壞別人家庭的第三者). 但感情的事有時真的是你愈棒打鴛鴦,他們愈是情堅意定,無論怎麼阻止,始終還是要在一起,最後,男方也提出種種証明,確實他是單身,而姐姐也感動了,並說服了父母,於是有了今天這場雙方家長都在場祝福的婚禮.在此我誠心的祝賀這對新人白首偕老,感情日久彌堅!

啥? 這樣太含糊?不夠八卦? 好吧,我再客串一下X週刊的記者,再補充一下喜宴現場的鮮事兒好了.

現場一:

新郎新娘喝交杯酒時,台上的主持人硬要新郎抱起新娘,但或許是那一身白紗太重了的緣固,才抱一下子,還來不及喝,新郎就手軟了,新娘只好自動下來;所以當場改方式喝交杯酒.不過,雖然沒法子抱著喝,還是可以改擁抱的方式喝,小倆口手繞過對方頸子喝時,男方太高了,所以要半蹲下來,這樣的畫面就稍微不自然了點,但場面還是很熱,台下觀眾皆用力鼓掌手都拍到紅了.

現場二:

新人才坐下不久,新娘去換晚宴裝時,已經有人等不及新人來敬酒,自個兒拿著紅酒公杯及自己的高腳杯跑到新人桌去敬酒敬個沒完,感覺上那個敬酒的人好像比新郎還High. 而且接二連三有人效仿,都是群"愛喝"的酒國英雄. 那幾個一高興起來,索性敬完新人桌也不回座了,乾脆一桌桌的開始掃桌式敬酒,而且不管熟不熟的,都要跟人家乾杯才過癮,哈,真的很愛喝~

我因為不喝酒,所以從頭到尾,不管阿貓還阿狗來敬酒,我都一律只用茶或白開水代替,大家也都知道我是激將法無效的那種,不管怎麼勸怎麼說,我不喝酒就不喝酒,所以大家也就沒有勉強我了.不過,即使知道我手上杯中物不是酒,還是隔一下下就跑一個人來敬一下酒,最妙的是在場有請一桌是外廠的客人,我們多半不認識的,但他們還是來敬酒了,大家自我介紹之後就不知要說什麼了,只好很尷尬的祝彼此"中秋節快樂",然後碰杯了事.

另外還有個外廠的業務,從一開始就一直叫我安妮,我也笑呵呵地跟他寒喧,喝了杯中茶之後,我才淡淡地說,肯尼,你知道嗎?我其實不叫安妮,而是安妮塔,你一直都叫錯我的名字呢,不過,沒關係,我不會介意的,我會當作那是我的另一個別名,呵呵~ (那位香港業務肯尼先生當場臉紅得比喝茫了的人還紅,真是有趣!)

結果整場結束時,我發現除了新人敬酒時完全是喜宴模式,其他時候,不管認識的不認識的大家都是互祝"中秋快樂"然後乾杯,讓我這個一直清醒得不得了的人,熊熊以為這是公司舉辦的中秋節聚餐咧,真是不醉也醉呀!總之,一句話,開心就好!所以大家都喝得很開心,然後也搞不清楚是喝喜酒還是中秋節聚餐了,真是一場十分溫馨又有中秋慶團圓味道的喜宴啊!!

現場三:

水果盤上來之後,大夥兒心知肚明是尾聲了,喝的差不多的人要"抓吐"的也去洗手間抓了;我打電話派了公司車過來酒樓接,接到司機電話後往宴會廳外走,領了喜糖祝福了新人後,發現廳外攤了同事PP及拿破崙,這兩位同事顯然是怕被灌到掛,有經驗過的就知道"閃"的聰明人,他們倆位仁兄見到我時直接用閃亮亮的眼神問我,是不是派了車並且要走了? 我笑盈盈地說是阿.(畢竟像我這樣能全身而退的除了陪父或母來喝喜酒的孩子們外,我是唯一不沾酒而能離場的.) PP跟拿破崙聽見我正要走,連忙笑呵呵地說要一起搭便車,反正七人座還有空位,幫助同部門的伙伴,沒什麼不可以的.於是這两位仁兄就這樣成功地遁逃了,一上車,兩個剛剛假裝喝掛在宴會聽外的候客沙發上的模樣馬上消失,原來這兩個人都還好得很呢,拿破崙笑嘻嘻地說,每次跟著留下來,最後一定喝到掛,隔天頭又爆痛,這次自己決定要低調,不要被激將法騙了;難怪今晚我見拿破崙兄始終賴在座位上,不肯隨著哥兒們離席去掃桌敬酒.而PP更是厲害,使用尿遁法避開了不少次的逼酒.最後兩人再聯手上演"我醉了,再也喝不下了"的攤掛戲碼,然後水果吃了七早八早就離開宴會廰到外頭去納涼等我派了車走出來......哈,真是要得,居然連我這歩棋都被他兩哥兒們給算計到了!

好樣兒的,有本事出來混嘛,就要有本事閃避不必要的"傷身"行為,我看他們也是拜去年尾牙之賜,經歷了太多次喝到爛醉,掛了之後又吐到不行的痛苦經驗,因此現在都學聰明了,原來,人必置之死地而後生啊!!

 現場四:

回到宿舍房間,迫不及待打電話給香港的Ying,Tyng和Chuu,沒法子,誰讓他們明天出不來呢? 見不到面只好勤快"煲"電話,這一聊,竟也聊了一個半鐘,真是愈來愈長舌了說.不過,知道Chuu今天的欖球賽他們隊拿了全港冠軍,真是了得!!另外,Ying和Tyng的感冒終於都康復了, 真是太好了!!

總之,今天真的是一個令人開心的好日子,忽然看到月曆上寫著今天農曆是八月初八耶,這也是老爸老媽的結婚紀念日說,而且也是已往生的老爸生辰......如果老爸還在,今天應該家裡也會熱熱鬧鬧地切蛋糕慶祝的,這可是家中的大日子啊,不過,就算老爸不在了,相信他老人家還是會希望我們都快快樂樂地過日子的.

所以,今天我要跟老爸說......老爸!!相信您在天上一切都很好; 女兒也是,一直都過得很好很開心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inna 的頭像
atinna

藍藍安妮塔

ati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