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安排一次旅行,可是卻找不到一個旅伴。

不是立意一定要有伴才去,只是跟團都會要求兩人成行。

那麼,如果一個人去旅行不好嗎?

其實我也想試試當個揹包客的,只是膽子似乎還不夠大,一個人自助旅行,通常只敢在香港或台灣。

沒想到安排一個人的旅行都這麼多顧慮,真是老了,心都放不開了。

-----------------------------------------------------------------------------------------------

7S指標

部門這個月在進行改革,有兩個組交給另一位經理負責整頓,為期二個月。

老實說,我是有點不好受,覺得自己的能力似乎受到質疑。如果我做得不好,我隨時都願意交出指揮棒給有能力的人,只是老大單憑片面所見的狀態,就直接否定我在這裡所做的安排,的確讓我感覺很受挫!

儘管心裡不太好受,明著我還是支持派來整頓的同事。怎麼說呢?大家都是台幹,為的也是求部門更有效率更加進歩,沒理由窩裡反。所以,當他責備我屬下的幹部時,我完全不說話。感覺有點像看著別人在指責自己孩子的不是一樣,心裡有些不是滋味。不過,我還是這樣想:過去是我對他們要求不夠嚴格,如今有一位「嚴師」願意扮黑臉來代為「管教」,我理應欣然接受的。

往往「孩子」在被責備過後,多少有些反彈。而我就像個「媽」一樣,安靜地聽他們在「嚴師」的背後說些什麼。幹部們其實不是不懂做事的道理,只是往往在執行力度上要求不嚴謹,所以被人家一指出來,當場也沒話說;但一轉身就難免替自己找理由。我是「旁觀者清」,這樣觀察下來,便清楚知道「病根」在哪裡,所以此時我就能以「旁觀者」的立場去勸解他們,讓他們知道自己的確哪裡不足,以「開導」取代「說教」;在扮黑臉的人背後適當的扮白臉,通常較容易讓人心服口服。

希望經過兩個月的調教之後,整體運行能如預期地更加順暢,工作更有效率。

----------------------------------------------------------------------------------------------------

最近睡覺總是做夢,而且一個晚上不止一個夢。都說「無夢」才是最佳睡眠品質,可見我這陣子連覺都睡不好了。

夢,常常是反映心理的狀態。可是我的夢總像是久遠的過去,歷史重演了一樣。往往一醒來時,都還很清晰地記得夢裡的情境,有些甚至是荒唐的不可能在現實裡發生,但在夢醒時分,卻讓我一時錯覺的以為那些真實地發生過。然後再睡一覺,又做了另一個夢,醒來時,便不記得前面做的什麼夢了。

大概這就是所謂的「亂夢一通」吧?猜想,這陣子工作太忙,壓力也比較大,大概是因此導致睡眠狀態不佳吧!

同事Grace回台灣治療了,她那一身病的折磨也真苦了她啊!因為她不在,我也較少去「泰式洗頭」了,看來,是時候要再去洗個頭,做個面膜,舒解一下壓力了。

 

創作者介紹

藍藍安妮塔

ati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