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習慣用「怪獸等級」來評定家族裡小朋友們的「有趣」級數。比如小妹家的兩隻怪獸就因為我覺得和她們「玩」非常有趣,而被我封為最高等級的怪獸。

家裡的怪獸小孩有個愛聊電話的習慣,因為和她們聊天讓我覺得很有趣,所以我也樂於此道。每次聽他們敘述一些事件,都能讓我感到趣味盎然。而最會也最愛聊電話的怪獸,自然非黛安莫屬了。每次和她一聊起來就沒完沒了......。

黛安其實是個很有想法的大女孩,她雖然有時講話很毒,但通常她都是很幽默詼諧的,加上她理解事情的角度總讓我感到耳目一新,所以我很喜歡和黛安聊天。

今天她告訴我她的妹妹小町比她更有趣,話說小町不知幾時開始有寫日記的習慣,而且有一天小町告訴姐姐黛安,她有預料到姐姐會想偷看她的日記,所以她特別準備了三本日記......(O.S:天啊!要不要心機這麼深啊,竟然一次寫三本日記!)據說一本是為了滿足姐姐的好奇心而準備的,所以特別還加了鎖。另一本則是適合全家大小合家歡欣賞的日記,所以不特別加鎖(真貼心,竟還考慮全家大小^^!);最後一本才是自己寫給自己看的日記,不用說也知道這本通常會收得最隱密,不會讓人輕易找到它。

很難想像一個小女生會有這麼深的心思,姑且不論是不是真的寫了三個版本的日記,光聽到黛安這麼說,就讓我覺得小町是個「想太多」的孩子。有趣的是,黛安根本是很不賞臉的辜負了小町預期,因為她壓根就不想去偷看妹妹的日記。哈!小町果真是想太多了!

和黛安除了聊家人以外,也常聊學校發生的趣事。例如她和她的死黨怡怡兩人幫學校名人取別名的方式,也讓我感覺很好笑。例如:有個球隊的男生很出名,雖不是很帥,但因為出名就很受女生歡迎;根據「樹大招風」理論,她們倆在聊這個男生時,所給的代號就叫「樹大」。呵呵,還真是淺顯易懂啊!

像黛安這種很聰明又唸第一志願名校的小孩,通常給人的印象是忙著讀書沒空玩樂的那種書呆。可黛安偏就不是這樣的,她在一票同學都水深火熱地到處補習或進修各項才藝課程時,悠閒地在家裡打Wii及PS,如果可以上網的話,她更是直接在網海裡悠遊,自在得很(沒辦法,誰讓她老爸不給她出去學點東西呢?)。她這陣子更是經常喊無聊,有多無聊?就好比今天在學校,她已經窮極無聊到和死黨怡怡研究起男生的雙眼皮來了。據說她同班的男生很多都是「內雙」,而那個「樹大」就是標準的「外雙」。為了看清楚坐在她後面那個男生是「內」還「外」,她和怡怡兩人一直叫人家看地上,目的就是要那個男生半垂眼瞼好讓她們兩個無聊女生「觀察」;最後因為那個男生始終不明所以,一直把「內雙」聽成「內傷」(廣東話讀音相似),因此不肯配合,並且很自信的表明自己的眼睛沒有「內傷」......搞得黛安和怡怡兩個活寶笑翻了!呃,現在的小孩是怎樣?連這也能研究?最好是研究雙眼皮能得諾貝爾獎啦!

還有,今天原本是黛安要上鋼琴課的日子。但黛安忘了鋼琴老師上星期跟她說要改期是改哪天,所以也就吃飽撐著跟我聊電話「混」時間。據說是時間到了,老師自然就會出現;她可真是悠哉啊!這位黛安的鋼琴老師也是個有趣的人,她從黛安唸小三時開始接手教她鋼琴,直到今天,她可以說是看著黛安長大的。有一天她忽然對黛安說:「看到妳就讓我覺得我很老了,我總是記得當初那個小小的可愛的妳,可現在妳卻長這麼大了,我明明還很年輕呀!」呵呵~誰讓她還在唸大學時就開始教還是可愛小朋友的黛安呢,還一教就教了這麼多年;黛安想不長大都難啊!現在她們師生的關係早就昇華得像朋友了,她上門教琴的時間也自然變得很有彈性,彼此可說配合得超好;誰忙誰就調一下課,也不用耽心會漏上或欠交學費。黛安現在在學八級(演奏級)課程,每天唯一可殺時間兼做運動的方式就是練琴。比如彈一下莫札特之後再接著彈一下蕭邦,如果手還不酸,就接著來一曲貝多芬。平均每一首都至少十五分鐘,並且每根手指都確保不會無聊的連續運動千百次,所以她的結論是:如果不想早點殘廢,每天最好只練一次琴。哈!這又是啥鬼理論?!

我和黛安現在是忘年之交,她會毫不保留的跟我說很多她這個年紀才有的想法,讓我經常在驚嘆號之後更新自己對青少年的認知。我陪著她,就像重新成長了一次一樣。由於我們之間有許多共通點,所以常常是一觸即通心有靈犀。像她喜歡的書、電影、歌曲等,我總能很快地瞭解到她為什麼會喜歡,並且接受度很高。而我也幾乎忘了她其實也只是個大孩子,經常會忘我的把她當成同輩的好友吐苦水或分享開心的事。她則會視情況表現出她早熟的一面,該安慰或該同樂時,總表現得恰如其分。

雖然我經常覺得黛安,小町和弟弟都是怪獸小孩,但因為和他們在一起很精彩也很有趣,所以我樂於成為怪獸之友!

在掛電話前聊到黛安年初去英國的一些感覺,我又羡慕得說了句:「我也要去英國啦!」結果黛安竟回我:「那就把英文學好呀!通常出了地鐵,英國的標示都會很清楚地告訴妳要往哪裡去。」厚,這就是黛安才會說的話。我故做哀傷的答:「妳很壞心耶,嘲笑我的英文沒妳的好就對了!看來,如果我要去英國,一定要帶黛安一起去才行嘍?」話才說完,不用一秒,電話那頭就傳來黛安輕快的聲音說:「那當然!呵呵......」

我以為她會答:「英國己經去過了,機會留給小町或弟弟吧」之類的,沒想到,她居然只想了一秒就回答「那當然!」意思是英國去再多次也不厭倦就對了,反正要等到小町和弟弟的英文好到像她這樣,大概還要很久......好樣兒的,她就是有這自信可以勝任英文不夠好的我的嚮導就對了!

我真是被她打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inna 的頭像
atinna

藍藍安妮塔

ati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