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天氣很怪,本來好好的還穿著夏季服裝,忽然說有「大陸冷氣團」南下,果然氣溫一夕之間驟降,然後感覺就像由夏天跳過秋天,直接就到冬天了。

話說這「冷氣團」威力不小,一下來就立即感受到它的寒氣。黛安在電話裡問我:「冷氣團?怎麼有這麼有趣的名詞啊!感覺就好像是什麼「大陸採購團」一類的(哈!我還「進香團」咧)。」我原本是提醒她,新聞報導說有「大陸冷氣團」下來......沒想到這隻怪獸的聯想力就是讓人跌破眼鏡,竟馬上將「冷氣團下來」和「台灣的阿公」要「過來」香港或「某大採購團」準備「南下」這類的情況兜在一起,真是笑得我沒力。

總之,這週就是一個「冷」,我房裡的被子雖然也已因應氣溫變化從涼被給換上厚棉被,但某夜實在太冷,只好把前年「大寒」時用的毯子也拿出來了(去年因為不冷,所以沒用上)。真是的,都沒感受到秋高氣爽的時節,就直接從30幾度跳到10幾度甚至以下,這溫差也太大了吧!

記得去年冬天都不冷,前年就如今年一樣的冷,難道這是一種循環?不過,今年也冷得早了些。我因為去年不冷就把厚的外套帶回台灣了,結果留在這裡的都是薄的長袖衣物。還好,去年黛安織給我那條溫暖圍巾,現在終於也能派上用場了。

當我在這裡喊冷的時候,大陸華北地區的雪降得漫天蓋地。一個去年急辭工到華北去工作的老員工打電話回來詢問復職的可能性?我問他:「在那裡不是工資待遇要好一些嗎?」他苦笑一下:「怎麼說呢,有一得必有一失吧?」說是華北現在積雪達30幾公分厚,冷得要命,天天工作還得「直落」,中午只給10幾分鐘吃飯都沒得休息。而最主要的還是天氣太嚴寒了,令一個習慣南方溫暖的人無法適應。我心想,這個人去年走的時候完全是見錢眼開,不顧道義責任的一走了之,也沒有交接。他幸運在去年冬天並不冷,所以一去華北也還能適應;如今華北大雪,可讓他吃足了苦頭。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報應?

都說今年的冬天來得早了些,北京的第一場雪早就下了。我在南方雖然沒有北方那麼寒冷,但還是感受到嚴冬的氣息;特別是深夜及清晨,總讓我冷醒。房裡沒有暖氣,只能瑟縮在被窩裡,早晨總要與意志力搏鬥一番才能離開被窩。說真的,我非常嚮往北國的冬雪美景,也真實地感受過零下30度時哈爾濱的冰雪極致之美;但如要我長年住在那麼冷的地方,我想,還是算了吧!

 

創作者介紹

藍藍安妮塔

atin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