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的最後一天,我在香港維多利亞港海傍的星光大道邊緣,擠在人群裡和從世界各地而來的人們一起跨年。

看起來似乎不錯?

其實Happy不Happy要看運氣。

話說我、黛安、小町及弟弟下午就出門了,兵分兩路,黛安和她的好友們約了先去逛街;而我和好友蘭則約了喝下午茶。我們打算晚上再會合一起去尖東跨年。不過......

在我喝完下午茶又去蘭的家小坐離開之時,前往尖東都已是晚上八九點了。黛安那時打了電話給我,說她已和好友們佔了一個很棒的位置絕對可以飽覽跨年煙火。當然我那時也很積極的打算前往與她們會合。我先到7-11買了暖包、飲料、零食後,便往海傍出發了。老實說,我的確懷疑在那樣人山人海的情況之下能找得到黛安她們。不過,我想到時再打手機互找就好了。

當我們在人群中跟著前進到星光大道大約一半處時,發生了前有圍欄阻路後有持續湧進的人潮推擠情形。我觀察情況之後,決定和小町及弟弟三人就地靠著後面的咖啡館玻璃開始等候。雖然當時距離午夜倒數還有將近兩個小時,但我們也沒辦法走到黛安她們所在之處了。於是我開始打電話給黛安,卻料從那時開始就一直打不通了。我每隔十來分鐘就檢查一次手機,沒有未接來電。撥打電話也仍然是「您所撥打的號碼未能接通,請稍候再撥。」的電子語音。

終於,我也無計可施了。算了,就隨遇而安,就地跨年了吧!我想。

我們三個人起先是倚牆而坐,還吃了一包零食,一邊打開暖袋放到口袋中取暖。不多久之後,人潮就在我們眼前推擠,我忽然耽心會被看不見坐在邊上的人潮壓扁,所以就改站起來等。

等待的過程真是漫長又辛苦。我一面忍著腳痠一面還是不時的檢查電話並試著打通黛安的號碼。然而,我猜想她的手機大概沒電了,因為我怎麼打也打不通。

站在我們旁邊的,左邊是一對外國人情侶,右邊是一對台灣來的年輕夫妻。那個台灣太太聽我和弟弟一下子國語,一下子廣東話,偶爾還冒出一兩句閩南語的聊天,便問我們是否也來自台灣。在確認彼此原來是同鄉之後,忽然就「人不親土親」地親切攀談聊開了。或許這樣的短暫熱情能化解寒風中無聊的等待。

就在我們彼此都同意對這次被「卡」在那裡跨年很錯愕也很無奈之際,第N次有船經過,群眾中有人製造氣氛的故意大聲歡呼,然後聽見了廣播預告跨年倒數即將開始。我們全部的人都立即熱情期待那一刻的到來。

咦?奇怪,怎麼接著就3-2-1,有人鼓掌,我也跟著拍手,然後對岸的幾棟大樓頂陸續地爆出幾朵煙花。

我納悶的看著還有三分鐘才12點的手錶,隔壁的台灣先生太太也一臉莫名。

怎麼?不是一起倒數嗎?這樣就數完啦??

情況似乎遠遠超出我的預期,我和前方那人山人海的人們望著對岸那稀稀落落的小小煙火,傎的很失望吶!

站在我們前面離我們很近的幾個年輕人,大概大失所望之餘心情欠佳吧,竟開始爆粗口,廣東話的國罵一連串地從他們口中冒出來。他們旁邊的大陸客也用標準普通話碎碎唸:「不是吧?就這樣啊?真是白來了......」我隔壁的台灣太太悶悶的說,早知道就在台灣看台北101的,還比這熱鬧百倍。

雖然如此,我們還是互道了「新年快樂」。然後,大夥兒意興闌珊地又跟著人群推擠離開。忽然有種好空虛的感覺啊!

我不知道黛安她們那邊情況如何,第N次拿手機出來,忽然發現有兩個未接電話!猜想是黛安的朋友的號碼,我急急回撥,終於撥通了。果然沒錯,是黛安好友艾咪接的,我們立即確認各自方位,為了避免待會又打不通,順便約定了碰面的地點。

當我們被路障逼得非得輾轉迂迴才繞回到火車站,搭上爆擠的列車返回約定碰面的車站後,每個人都感覺累極。黛安和她的朋友在我們看著第六班往回家方向的列車開出後,終於出現在月台上了。

原本想著要好好說她一頓的,可在見到她和朋友那麼開心的表情之後,就不說了。黛安開心的不得了,她說她們那裡看到全部的倒數實況,原來在對岸的某棟大樓有倒數的數字,從59就開始數了。而且最後一秒數完之後的煙火齊放盛況,很精彩也很熱鬧。她們附近的人們紛紛歡天喜地的抱的抱,吻的吻,大聲叫喊的也大有人在。每個人互道Happy New Year;場面很熱鬧也充滿歡欣。

我一聽才明白,原來,是我們被「卡」住的那一帶,方位太差了,根本就看不到倒數的大樓,也看不到那煙火齊放的盛況。我們這邊氣氛煩悶之餘還兼不知不覺就倒數完了的莫名感充斥;人家黛安她們那邊廂可十足的有迎接新年的Fu......

總算真相大白了,也好,至少黛安她們有體會到倒數迎新的樂趣,否則,從此之後,我們大概再也不會自找苦吃的選擇到尖沙咀海傍倒數了。

最後,黛安還解釋了她的電話不是一開始就沒電,是她一直急著打給我,也同樣打不通,最後才沒電的。

好吧,既然這小妮子有想到我就好了,總算我們最後也連絡上了。

而2009年,我也如願的和孩子們一起跨年。儘管過程不太完美,但目的也算達到,是該感恩滿足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inna 的頭像
atinna

藍藍安妮塔

ati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