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學說有三天假,想來香港走走,星期五晚上抵達香港,我開心的提早一小時下班趕著巴士輾轉到機場去接她。一碰頭自是相見歡,只是我被巴士塞車耽誤了時間,原本計劃了要一起吃晚飯的,搞到最後,只有一起吃宵夜的份兒了。

到了荃灣,先去原本就預訂好的如心酒店Check in,這次訂了兩晚山景房,卻意外被升級到高層(53樓吶~~)的海景房,整個View看起來就很讚,感謝如心賞臉,我的老同學對房間感到非常滿意!

雖是「老同學」了,但我們可不覺得自己很老喔,只是回想起來,同窗至今,也十多年了,但彼此的樣貌都沒多大改變。這樣的友情,在一生中並不算多,所以我們都格外珍惜這份緣。由於她這次算是專程飛來拜訪我的,所以這兩天兩夜我怎麼也都會奉陪到底的。距離她上次來港訪我也少說有四、五年了吧。不同於前的是那次她和老公帶著女兒過來,而這次就自己一人飄洋過海,老公忙,女兒長大了不愛跟,她也就不勉強了。

我雖預想了一下哪些地方可以帶她去走走,但最終還是依她的意願,很隨興的去想去的地方。由於她當空姐的同事推薦她去荔枝角B2出口直走位於長沙灣道的「香港五分埔」逛服裝批發商場,我因而意外發現了這個血拼舖貨的好去處(真是愧為客居多年的老香港^^!)。

因為黛安和小町那時正在旺角,所以我順便邀了她們姐妹過來一起逛街兼共享下午茶。我們四人逛到腳痠倦極,便就近在星巴克吃下午茶。黛安和小町兩人不能久留,所以先走;我和老同學則繼續「地毯式搜索」。由於我們倆都沒打算要「血拼」的意思,所以走走看看兜了一圈,手上仍是空的。我笑稱這次算是地形考察,下次想「敗家」時,便能立即有目標去處。我們傍晚就回到酒店,因為兩人都累癱了,躺在床上笑自己「一年老過一年,體力大不如前」了。

小憩之後,天也黑了,我心血來潮邀她去「上海婆婆」吃晚飯。結果去的時間晚了,都要拿號碼輪候叫號帶位,我們想著還要等那麼多檯,便先去樓上UNI QLO逛逛,不過十五分鐘光景,回頭時卻發現過號了,重頭等又不知要等多久,真失望!因為不想再等加上飢腸轆轆,於是我們改吃隔壁那家義式廚房。我點義式闊條麵,她選義式焗飯,兩份套餐吃下來,也算心滿意足了。

為了不讓她這兩天完全沒收獲,一吃飽了又帶她從荃新天地逛到荃灣廣場,買到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讓她沒有遺憾。我知道她愛Shopping,愛逛街。所以不用安排什麼風景名勝,倒是購物商場一定要多逛幾個。我們像散步一樣的在商場裡晃悠,邊逛邊聊天,遇到想參考的店就進去挑選,不管最終有沒有買,心中的慾望已經得到滿足。

這兩晚,我們天天聊到半夜三更,她帶了面膜來,我們就一起敷著面膜暢聊過去現在,老同學的情誼就是如此,什麼都可不必拘泥,很輕鬆自在的像和自家姐妹一起似的,因為一起走過那段青春歲月,有著共同的回憶,聊起往事,同歡共樂。猶記幾年前和小3.5跑去峇里島度假時也是如此,有一晚也是一起敷面膜聊到夜深。呵呵,好像姐妹淘一定要一起敷面膜聊天到半夜才行哦?!(^_^)

最後一天睡到自然醒的時間都十點了,起床梳洗再等她化個妝,出門都要中午了,所幸和黛安和小町也是睡晚了,和她們三個約在沙田碰面,原本要去利苑飲茶,結果居然說沒預約就沒位了,再次面臨無座而更改至隔壁的「和民居食屋」。雖是如此,黛安、小町和弟弟可開心的咧,他們原本就想吃「和民」,對港式飲茶壓根就沒興趣。

飽食之後,離她搭機場巴士的時間也所剩無幾,所以只以新城市廣場為中心,延申逛過去沙田中心、好運中心,再繞到沙田廣場回經新城市廣場借道偉華中心再到希爾頓中心,整整逛了一大圈。

由於黛安的口腔破了兩個大洞,看似嚴重,我難免耽憂細菌破壞免疫系統引發其他病變。在希爾頓中心地下的一間診所讓醫生給黛安診治了一下,醫生說沒事,只是黛安睡眠不足火氣太大才會這樣的,只要她這陣子早點睡加上口服及外用一點消炎藥就會沒事了。厚,現在的小孩子就是個個都愛當夜貓子,搞得睡眠不足火氣大,實在是自找苦吃。

在逛沙田市中心商圈時,老同學倒是買到了心頭好,沙田中心及好運中心的確有些東西物美價廉;見她買得高興我也開心。最後送她去搭A41時,心裡還是覺得此行沒帶她去哪裡,兩天兩夜就這麼過完了,她反而覺得這樣隨興沒有行程的行程很好。其實我們心裡都很明白,老朋友像這樣的相聚機會不是很多,能碰面聊聊都已經不錯了,去哪裡並不是重點。

送了老同學上了A41,圓滿結束了這次相見歡。我和黛安她們三個便照例去麵軒吃晚餐,由於還要趕火車及巴士回公司,便由黛安她們陪我一起搭火車,和她們在大學站道別後,一個人踏上歸途。

P.S 此行好友的空服員同事準備了好多「機艙等路」給我,真是感動。回到宿舍,收拾好物品,再泡個舒服的澡後,沖了一杯檸檬薰衣草茶,邊喝邊用負離子夾馴服我那要命的自然捲,然後安然上床睡個好覺,一切如往平凡卻如斯美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inna 的頭像
atinna

藍藍安妮塔

ati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